日记大全

写在风里的信笺

| 点击:

【www.gdhonghuitai.com--日记大全】

写在风里的信笺

载着那抹清风徐月,仰望繁星点点,翻开日记,一页、两页、三页——化而为我的信笺,以青春年少时卧花之态,悠悠而来,然然而去。

七月,朋友空间里有了许多离愁别绪,告别的是生活七年的大学生活。那顶学士帽下戴着的是曾经的坎坷曲折,顶着的是对未来的坚持、今天的自豪、明天的骄傲和此刻的伤感,零零种种总让人万千感怀。

小味精是重庆医大七年制学生,第一年在川大华西班上基础课,于是川大开始伴随着我的记忆一点一滴的深刻起来。你看两个丫头躲开门卫的监管两人交叉用卡偷偷溜进宿舍,商业街闲逛,草地上平躺,图书馆晃悠,微机室闲聊,长桥、不高山、艺术楼——到处都有着江安湖畔,莲心飘动的憧憬,总是那么天真而天然。一路上几个十八岁的丫头聚在小小的四人寝里,开心的相识相知相惜。听不明白四川话,却非常认真的小玉和荀子,倔强而坚强的张楠。记忆中他们都是夜猫子,大半夜还在复习,一大早便消失进茫茫学海中。

那时的我,总以游客的角色拖拉着川大的同学,嘎嘎的出游。避暑山庄的滑冰场,双流的自行车,傻呵呵的大头雪糕,食堂的水煮肉片,楼顶的大盘鸡——这一切让我不能忘记哥哥、硫酸铵、先生、小胡豆。我珍视着哪里的友情、亲情和爱情,开始感受在乎一个人的感觉和被在乎的温暖。

一年后,小味精与同学回到重庆医科大学就读。由此,重医便成为聚会的大本营。时常驻扎就是一周两周,甚至整个暑假不曾离开。那时,早上去重大上补习班,晚上回到小味精的寝室,悠哒哒的整理书本和记忆,总就如此自在的将小味精的寝室当成临时居所。里面有可爱的小惠,淑女雷红,小马哈张未外加自恋的我。

重医就如此被自己的记忆深刻了进去。毛主席雕塑下明白,那样气派的挥手代表“学医至少五年。”的誓言。广场上的白鸽,树荫下的木凳,拥挤的自习室,埋头的镜片,匆匆的脚步。总也在我到来时,拖拽下小味精急促的步伐,慢一点行走,于是广场上喂鸟,树荫下躲雨,木凳上歪歪斜斜的盘膝而坐,手里捧着炒面,油炸土豆,凉面,烧烤——似乎那样的日子可以一直简单并快乐下去。

风轻轻吹过,长发飞舞,信笺上溅起了一点水汽儿。

重医承载过我曾经拼搏西政的法学梦想,静慰过我的失败和成长,也成全了小味精的恋爱。无法细数在重医的一切,就如同校门外的小吃,每隔一段时间总有新鲜花样,而我们珍贵的口袋里面,大半装着的是空气,即使如此,一件小小的什物也可以让我和小味精欣喜若狂的相互逗乐起来。日子不会因为清苦而变得乏味。彼此成为对方的知己,识如自己的另一面;鼓励彼此,作为彼此的航标,永远不能放弃,不能迷失航道;彼此嘲笑,因为里面只有我两才明白的诙谐和坚强。

七年时间依旧如此不快不慢的悄悄逝去,一切的一切用记忆画成了眼角的细纹,静悄悄的倾诉着曾经过往,也鼓励着我们永远不忘那段逆流而上的岁月。

风静静的抚摸着年老的杨柳,虽再也扬不起点点柳絮,却不乏那曾经的容颜和活力。将这一页信纸折叠在心中,任其尘土飞扬,随风而行,告别着昨日的种种怀念。永远祝福着:朋友加油!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gdhonghuitai.com/content-67-151850-1.html

上一篇:我这里还有永远
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