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诗

闲话“汉奸”

| 点击:

【www.gdhonghuitai.com--散文诗】

闲话“汉奸

陈宣章

汉奸指“汉族的败类”,后泛指“投靠侵略者、出卖国家民族利益的败类”。中国历史上几次外族入侵,都有汉奸活跃。有人搞了一个“十大汉奸排行榜”:汪精卫、秦桧、吴三桂、梁鸿志、陈公博、周佛海、周作人、胡兰成、洪承畴、蔡京。大概是以臭名程度排的。其中,汪精卫、梁鸿志、陈公博、周佛海、周作人、胡兰成都是二战日军侵华期间的;吴三桂、洪承畴是明末清军入关期间的;北宋的蔡京和南宋的秦桧都是金兵入侵期间的。看来,年代越早,被人们记得的大汉奸越少。

抗日战争期间,除了汪伪政权还有伪满洲国的一帮汉奸;各地也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汉奸。清军入关时,因为明朝崇祯皇帝已死,投降清军、镇压反清的官员不少,也是汉奸。金兵入侵时汉奸很少,因为皇帝在位。蔡京卖国,宋徽宗、宋钦宗罪责难逃;秦桧卖国,宋高宗罪责难逃。

清军入关后,众多明朝官员反水投靠。清军占领北京后不久,即发布剃发令。由于吴三桂等明朝降官劝说,加之北京及周围地区人民反抗连连,多尔衮不得不收回成命。清军入据北京后,好长时间内,许多明朝旧官变成清朝官员,仍旧身穿明服,冠裳不改。当时朝廷两侧,一边站立着汉族官员,另一边站立着满族官员,同朝听命。

清军进入南京城,豫亲王多铎还对率先剃发献媚的明朝都御史李乔加以斥骂:“剃头之事,本国相沿成俗。今大兵所以,剃文不剃武,剃兵不剃民,尔等毋得不遵法度,自行剃之。前有无耻官员,先剃求见,本国已经唾骂!”

有一位明朝高官孙之獬,当上了清朝礼部侍郎。这个人的名字很怪。“獬(豸)”是古代传说中的异兽,能辨曲直,见人争斗就用角去顶坏人。谁知孙之獬这个畜生不“去顶坏人”,而是十恶不赦。他叫全家换成满族服装,自己带头剃发。上朝时,汉班官员这边把他踢了出来;他站到满族官员那边,结果满族官员自恃是统治征服民族,也都纷纷脚踢笑骂,把他踹出满班。于是他上奏:“陛下平定中国,万事鼎新,而衣冠束发之制,独存汉旧,此乃陛下之从汉旧,而非汉旧之从陛下,难言平定,难言臣服也。”

由于孙之獬的撺掇、阴激与紧劝,清摄政王多尔衮于六月十五日让礼部在全国范围内下达“剃发令”:清军所到之处,以十日为限,“文武军民一律剃发如满洲式样,不从者治以军法。”剃发令一下,以水泼油,“留头不留发,留发不留头”。九州鼎沸,血如河流。千万人命,丧于一纸文书。仅江阴城内被屠者九万七千余人,城外被杀者七万五千余众,直到找不到活人才封刀。江阴遗民仅五十三人躲在寺观塔上保全了性命。这是前明降将刘良佐所为。昆山屠城三天,杀死上万人,则是前明降将李延龄所为。“嘉定三屠”死了20几万人,则是前明降将李成栋所为。此外,还有屠嘉兴、屠常熟、屠广州、屠赣州、屠湘潭、屠大同、屠四川等。罪魁祸首孙之獬等这些汉奸真应该千刀万剐。

连真心归附清朝的汉人学者王家桢也在《研堂见闻杂记》中愤愤不平地记述:“我朝(清)之初入中国也,衣冠一仍汉制(其实朱元璋下令是遵依唐制)。凡中朝臣子皆束发顶进贤冠,为长服大袖,分为满汉两班。有山东进士孙之獬,阴为计,首剃发迎降,以冀独得欢心。乃归满班则满以其为汉人也,不受。归汉班则汉以其为满饰也,不容。于是(孙之獬)羞愤上书……于是削发令下,而中国之民无不人人思螳臂拒车斗,处处蜂起,江南百万生灵尽膏野草,皆(孙)之獬一言激之也。原其心,止起于贪慕富贵,一念无耻,遂酿荼毒无穷之祸!”

报应真迅速。三年多以后,因为受人钱财卖官,孙之獬受弹劾,被夺职遣还老家淄川。这老贼恰好赶上山东谢迁等人起义。义军攻入淄川城,孙之獬一家上下男女老幼百口被愤怒的民众一并杀死,“皆备极婬惨以毙。”孙之獬本人被五花大绑达十多天。被押期间,五毒备下,义军百姓在他头皮上戮满细洞,争相用猪毛给他重新“植发”。最后,百姓们把他的一张臭嘴用大针密密缝起,然后把他肢解碎割而死。

还有一个龚橙,号半伦。“半伦”,就是无“君臣、父子、夫妻、兄弟、朋友”之道,只爱一个小老婆,五伦只有半伦。龚半伦投靠英国公使威妥玛。八国联军入侵后,他自告奋勇带八国联军到圆明园抢劫,并一把火烧了圆明园。龚半伦分得百分之一宝物。这个龚半伦得到大批宝物后,继续荒婬无度,身染性病而死。

   靖康之难,金兵南下,约3600万华夏民族被杀;蒙古灭宋,约5000万华夏民族被杀;满清入关,约7500万华夏民族被杀;日本侵华,约2500万华夏民族被杀。其中,汉奸是恶毒的帮凶,罄竹难书。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gdhonghuitai.com/content-91-150021-1.html

上一篇:爱上,是痛

下一篇:故乡的大叶芹